文章正文

“二十四节气”与周公“土圭测景”由来

2017-03-16 15:13
1232人阅读


        小寒,是农历“二十四节气”中第23个节气,标志着季冬时节的正式开始。此一时期,对于神州大地而言,标志着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到来了。为了准确掌握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,促进农业生产,华夏先民创造了著名的“二十四节气”。2016年11月30日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“二十四节气”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,意义重大,令人振奋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历法节令的产生,与周公“土圭测景(影)”营建成周城的活动,有着密切联系。

  1 从“阴阳历”到“二十四节气”

  太阳和月亮是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两个天体。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约需365.25天。月亮绕地球运行一周约需29.53天。一年12个朔望月的天数是354.37天,比一个回归年要少约11.2天。如果积累两三年,误差就会达到一个月。为了调整这种误差,我国早在夏商时期就用设置闰月的方法,将每月分为大月30天、小月29天,平年12个月是354(或355)天,闰年为13个月是384(或385天)。这种“阴阳历”,就是我们常说的农历。

  春秋时期,我国已掌握“十九年七闰”的历法制度。但是,因平年和闰年的天数相差较大,仍然不便于指导农业生产。为弥补这种缺陷,华夏先民就创造了“二十四节气”:立春、雨水、惊蛰、春分、清明、谷雨;立夏、小满、芒种、夏至、小暑、大暑;立秋、处暑、白露、秋分、寒露、霜降;立冬、小雪、大雪、冬至、小寒、大寒。

  这是依据地球绕太阳运行时,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变化和地面气候演变次序,将全年划分为24个时段,每段约隔半个月,分置在12个月里,从而形成具有东方特色的历法节令。

 2 周公“土圭测景”与“二十四节气”

  夏商时期,我国是利用观测恒星“四中星”在天空的位置,来确定春分、夏至、秋分、冬至四时的季节变化的。它的最大缺点是不够精准。“二十四节气”的关键,在于测定每年“冬至”“夏至”发生的准确时间。西周初年,周公在营建成周城时,发明用“土圭测景”来寻找“地中”和确定“冬至”“夏至”发生的准确时间的科学方法。

  我国处于北半球,“冬至”那天,白天最短,日影最长;“夏至”那天,白天最长,日影最短。《周礼》载:“以土圭之法测土深,正日景(影),以求地中。日南则景(影)短,多暑;日北则景(影)长,多寒……日至之景(影)尺有五寸,谓之‘地中’……乃建王国焉。”

  郑众注:“土圭之长,尺有五寸。以夏至之日,立八尺之表,其景适与土圭等,谓之‘地中’。”“圭”是平卧的尺,“表”是直立的竿,“景”读影,“地中”即国家的中央地区。周代一尺合今23.1厘米。用“八尺”圭表来观测日影长度变化寻找“地中”的实测方法,不但求得“地中”即找到营建成周城的最佳地点,而且还为“二十四节气”的确定奠定了科学基础。

  周公“土圭测景”的具体地点,东汉“马融以为洛阳,郑玄以为阳城”。“阳城”在今河南省登封市的郜城镇。据《逸周书·作雒解》,周公“将致政,乃作大邑成周于土中”。周公说:“此天下之中,四方入贡道理均。”西周初年的何尊铭文说:“唯王初迁宅于成周……唯武王既克大邑商,则廷告于天曰:‘余其宅兹中国,自兹乂民’。”这里的“中国”,实指位于“土中”的西周成周城,在今洛阳市。这说明周公的测影活动,是在西周成周城里进行的。

  天文学是一门观测科学。《逸周书·作雒解》载:“乃设丘兆于南郊。”“丘兆”指位于成周南郊的明堂,是祭祀天帝的重要场所。据《左传·僖公五年》载:“公既视朔,遂登观台以望而书,礼也。”《仪礼·聘礼》说:“东北面上,上当碑,南陈。”郑玄注:“宫必有碑,所以识日影、引阴阳也。”《礼记·杂记》也说明堂落成时“宰夫北面于碑南,东上。”这里的“碑”指竖立在庙堂里用来观测日影变化的石表。可见周代测影的地点,当是在成周和王城的明堂里进行的。

  春秋战国时期,嵩山因地近京师洛邑,被确立为中岳。西汉时期,洛阳已失去了都城的地位。当年在洛阳观测日影的周代明堂,已不复存在。为了沿袭在“地中”测影的规制,就把观测日影的地点移至嵩山南麓。

  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为了求得观测的精密数据,将表高“八尺”扩大为“四丈”(40尺)。在元大都(今北京)建“司天台”,置“四丈”高的铜表,并在“上都、洛阳等五处置仪表(《元史·天文志》)”。这里的“洛阳”,实指登封郜城的观星台。

  3 “二十四节气”与罗马“儒略历”

  “二十四节气”从西周初年周公“土圭测景”,到春秋战国时期逐渐形成。它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历法节令。

  《左传·桓公五年》载:“凡祀,启蛰而郊。”“启蛰”即“惊蛰”。《左传·僖公五年》载:“春王正月辛亥朔,日南至……凡分、至、启、闭,必书云物,为备故也。”“分”指春分、秋分,“至”即夏至、冬至,“启”即立春、立夏,“闭”即立秋、立冬。依照古代礼制,国君在“二分、二至及四立”那天,必须登台观望天象,占验吉凶。可见,早在春秋初年,“二十四节气”中最关键的“八节”,已臻于成熟。

  在《吕氏春秋》里,已出现“立春”“始雨水”(雨水)、“日夜分”(春分)、“立夏”“日长至”(夏至)、“小暑至”(小暑)、“立秋”“日短至”(冬至)等13个节气的名称。在西汉初年成书的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里,“二十四节气”的名称,已有完整的记录。可见,至迟在战国中期,起源于洛阳的“二十四节气”,已被广泛使用。

  目前,世界各国普遍使用的公历,是儒略·恺撒聘请天文学家创制的,故名“儒略历”。我国的“二十四节气”,虽然每年在农历里的日期变化较大,而在西方的阳历中差不多都有固定的日期,前后最多相差一两天。例如,“冬至”日多在阳历12月21日,“夏至”日则多在阳历6月21日。这说明我国“二十四节气”测定的时令,与“儒略历”基本相同,但比它早数百年。特别是“儒略历”,只测定出“冬至、夏至、春分、秋分”四节,而没有“八节”和“二十四节气”的基本概念。由此可见,“二十四节气”比“儒略历”更科学。

  2000多年来,起源于古都洛阳的“二十四节气”,对我国农业经济的发展,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,今后仍将体现其重要的实用价值。

本文由 二十四节气 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,原文链接:http://m.jieqi.miaochaxun.com/article_OqV39nLmjnZG.html

热门文章
文章评论
民俗文化类